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9|回复: 0

[诗论] 从鸡诗说开去

[复制链接]
在线时间
353 小时
主题
108

267

帖子

0

精华

6803

积分

联都铜牌会员

Rank: 4Rank: 4

UID
82620
经验
1596 点
威望
0 点
在线时间
35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1-10
发表于 2020-11-11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鸡诗说开去

      这是我在汇江鸡诗里的即席小议,涉及谈诗,已在国学单发。
      近两年我上网很少,偶尔到一些论坛。因为在国学纵横、上海诗苑和清莲雅居有老熟人,来这里我基本在这几个栏目发发涂鸦,相对在国学纵横较多一点。
      所以,汇江在《诗词理论》邀我谈谈他的鸡诗的帖子,系我刚才无意点击《诗词理论》,才看到。
      既然邀请,那我先把我当时读贴的原话移来如下。因为时间已晚,其他明天再说。     (2020-11-10晚22时)
      
      鸡诗在寄意与语言上,都还应再推敲。借题多说几句。
      诗讽诗刺,中国传统诗歌的一个内容。
      现代诗歌理论称之谓讽刺或鞭挞。
      思无邪以至人民文学中的所讽所鞭挞,面对的是野蛮专制和黑暗,指向的是假恶丑伪劣,乃一种对国家社会人民的道义感和责任感。有诗以来,这样的好诗每每适时而出,卒章显志,留下了无数深刻与淋漓,已成为中国诗歌的一个匕首和传统。     
      网上诗词论坛这些年,确把传统诗歌捡起来了。写者多了,网上诗者爱好者习作者十万几十万之众,盛况空前;作品多了,日发表量数以万计甚至十几万计,超唐迈宋,这是旧体继承的蔚为大观。
      但也应该看到,盛况空前里的佳作上乘之作,还是沧海拾粟。泛泛多见,病诗多见,这也是传承过程难免,不可苛求。
      不可忽视的,亦是目下网上诗者习作者往往热衷的,是不少所谓的“讽”而实际是“骂”,这已经在网上俯拾即是,以至甚嚣网上,已经成为网上诗词涂鸦的一个流弊,成为一些诗者习作者的一个乖僻,自然也形成了网上的一种垃圾,这也确是一种前无古人。
      如果把网上管理和讨论的异见者视为敌对、把诗词写作与诗词理论的批评者视为另类、把媚俗媚势盲目跟风作为惯性、甚至把人云亦云和搬弄是非作为常规而去或射骂或泼骂,用美好的文雅的旧体作为一泄狭隘低劣的载体,且不以为耻,虫穿蚁蚀,蚊奔猪突,乌烟瘴气,这其实已经严重亵渎了旧体与中国诗歌的温文尔雅与厚德载物,这也无疑是对中国诗风诗教的一种背叛,且把传统讽喻沦为牛二耍横泼妇骂街的层次,这应该是一种堕落和悲哀。
      诗还当高洁远大。置身高处,放开眼量,敞开胸襟,须臾不离传统诗歌之思无邪之载道言志,俯仰家国、拥抱人民、紧粘时代、发能正事、歌向道义,离开琐细、离开纠结、离开小家子气、更远离小文人的痞气,发正气、豪气、灵气、青气、玉气,止俗气、浊气、邪气、戾气、瘴气——惟如此,旧诗新生才有希望才有未来,旧体吟者才有出息才有意思,已经被时代和人民忽略的文学尤其诗歌才会重新被待见——至少可以不让人们再说:“那是垃圾”。
      而即便就是玩就是消遣,也要玩出消遣出个雅致。
      无聊不是真豪杰,狂癫如何大丈夫?   
    (2020-11-05)

      回复汇江
      
       汇江在诗词理论版“邀”我说点什么,现在回答汇江几句,答卷不知能否及格,姑妄言之。不当见谅,讨论起来好:
       一、我以为汇江不该在诗词理论版发这主贴。      
       汇江鸡贴诗是发在国学的,而我的小议也是跟发国学。离开事发地移师别处人们会不知所云,也不便交流;发国学合情合理、有始有终。至少,你或者把鸡诗发在诗词理论,或者把这再议贴同时发在国学。如此,才是有谱、有信。
       二、我在鸡诗帖的议论出于鸡诗又不止于鸡诗。
       行吟诗草在汇江邀请帖里的解读善矣!但行吟诗草或许手误,即我在汇江鸡贴里,并非与鸡诗者“意气”。我与汇江不熟悉,基本没有什么交流,更无理论或诗词之交锋纠葛。所以,我完全不认为汇江鸡诗系骂我,我只是从诗歌理论或文学理论角度出发,从旧体一个时期以来的骂诗恣意现实考虑,从旧体如何健康发展着眼,从国学中庸敦厚考量,发挥议论了几句,出于公道,如此而已。       三、汇江鸡诗问题应该蛮大。
       我在鸡诗只一笔带过汇江鸡诗问题,然后便说旧体整体说怎样继承旧体,这也应该是爱好文学理论或研究诗词理论的关注所在和本应关注。
       有关寄意。寄意,即寄托心意、心志、心爱等等也即立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作品要表达什么,写什么,用通常人们说的,就是你啥意思?鸡诗要表达什么?啥意思?汇江应该清楚,读者也一目了然。当下大多水平的诗作一经发出,其实谁都明白,巧饰徒劳,所有的辩解只能证明诗品与人品的高下。汇江鸡诗立意搭眼可识,联系的看,环境的看,知人论诗的看,具体的看,汇江不是通常咏物,不在典型化寄意,不为理性摹鸡。而是明显有专指,系为一泄一己情绪,这个寄意,是寄托心诀、心癔、心病。古人说立意在先,鸡诗这种立意,过低过俗以至粗鄙,为旧体者当戒!我不认为汇江骂我,因为我与汇江往日无仇(如果汇江是我几年前的辩论者汇江应该放下)近日无隙(我很少上网来此不多与汇江没有理论和诗词交流除林金建与任何人没有理论争辩)。有说汇江听了搬弄或按谁意旨骂我,我不大信汇江会如此轻薄低劣。但不管骂谁,汇江的这骂,都露出个鲁迅说的那“小”,鸡诗及其类似一出,此前所有的高大上都被拉低了,得不偿失,被人侧目,此后当打住。
      有关语言。旧体尤其讲究语言,奉诗家语,就是凝练、形象、含蓄、跳跃而语言构成搭配大别于散文······诗家语表现在成熟且有成就的诗人身上,又因为经历、性格、学养、喜好等因素显示个性化,诗仙与诗圣不同,王安石与苏东坡各异,郁达夫与聂绀弩大相径庭······但不论诗者之间语言存在怎样的个性化差别,旧体语言的含蓄、礼仪特点没有变也不能变。汇江鸡诗在语言上,显而易见不能用通俗口语来解释,因为它已远离旧体语言应有的风格与色彩,全篇是陋妄、蛮野甚至謭劣的。“吃屎”,是鸡诗木桶的最低档,粗鄙不堪。
      四、看了一些诗友交流绝大部分意见我非常赞同。
      1)讽诗与骂诗是有性质不同的。讽是讽喻、讽谏、讽劝、讽戒,是理在情中情理交融,是善意,乃为公为道,是诗;骂诗,无论从形式到内容,都是粗陋的,而用心在于攻击和侮辱,乃出于阴邪低劣和泄恨,不是诗。两者区别,行吟诗草诗友解释的准确精到。为了继承和捍卫旧体的传统,每一位旧体的爱好者、习作者和诗者,都应该从自己做起,从每一首诗做起,为旧体的纯粹和健康而努力。
       2)旧体讽诗是有中国文化基因的。从孔子的“温柔敦厚思无邪止乎于礼”,到刘勰的“兴治济身”,再到鲁迅的“辱骂不是战斗,从毛泽东的”教育人民打击敌人”,直至习近平的“跟上时代取法于上远离低级有容乃大”,这些都是中国文艺的基因传承,都是文学的最高和必须遵从······离此,都不是中国的都不是正途的也都不是良知善意的。
       鲁迅在致文学月报一封信里,对一个诗者的诗作评价说:“你的诗有辱骂有恐吓还有无聊的攻击,这是大可不必的······辱骂不是战斗”。
       3)不知不评不碍不讽有话好说讲究职业道德。
        对理论,一般说来应该是知无不言畅所欲言坦率直言讲究认真,在交流中求真知或捍卫真知。对人,则应该传承古人厚德,慎言或不论。尤其在诗词论坛,大家为诗而聚,明智的正事的淡泊的,应该尽力回避和杜绝人际纠结,来此主旨是写诗或议诗,搞人际既影响正事又容易生矛盾还没一点意义。
       锅碗瓢盆在一起难免相撞,正确的态度和方法,是旷达与宽容,因为网上事大都鸡毛蒜皮。因讨论而生隙、因观点有异急眼、因神经兮兮对号入座而沉不住气、因过往旧隙耿耿而搬弄,都为下策,皆不可取。对人,用自己的眼睛,不受流言,不知不评,文质彬彬,和谐尊重,不走轻薄,不失底线。一不高兴,或看不顺眼,或生疑心,便取左道旁门,动辄用所谓的诗来讥讽、攻讦或谩骂,这是对诗的亵渎,是缺乏职业道德。这与泼妇贱用自己的嘴,流氓暴挥自己的拳,贪官滥用手中的权,何异?
       高高兴兴写诗论诗,和和善善以诗会友,何乐而不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Copyright by china-liandu.com     联都 ( 粤ICP备20065835号 )  

GMT+8, 2021-1-25 18:25 , Processed in 0.04507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