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7|回复: 0

[联论] 說說對聯的自對

[复制链接]
在线时间
56 小时
主题
18

18

帖子

0

精华

947

积分

联都中级会员

Rank: 2Rank: 2

UID
83626
经验
189 点
威望
0 点
在线时间
56 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22
发表于 2020-11-7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說 說 對 聯 的 自 對
          陳錫波

    對仗,是對聯和格律詩頷聯頸聯的要素,正格的對仗要求上下句語法結構相同,意義對稱、對應、對比、對立、相連或相因。有詩家藝高,上下句對仗,本句中也作對偶,稱之自對,也稱當句對,如崔玨《哭李商隱》的「鳥啼花落人何在,竹死桐枯鳳不來」,本句鳥啼對花落,竹死對桐枯,而上下句鳥啼對竹死,花落對桐枯;杜甫《秋興八首》的「珠簾繡柱圍黄鹤,錦纜牙檣起白鷗」,本句珠簾對繡柱,錦纜對牙檣,而上下句珠簾對錦纜,繡柱對牙檣。此兩例本句自對、上下相對,是為工對。

       自對本是一種技巧,有詩家「取巧」,以本句自對而對句不求工,對之以不同物類,試看唐人的句子:五言中的自對,主要為並列雙音詞兩字自對,上下句之對只取其結構相同,如李商隱《風雨》的「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風對雨,管對弦,然後風雨對管弦;薛濤《井梧吟》的「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南對北,往對來,然後南北對往來。七言句式,通常是前四字兩兩自對,然後兩句相對,如白居易《初致士後戲酬留守牛相公,……》的「炮筍烹魚飽餐後,擁袍枕臂醉眠時」,炮筍對烹魚與擁袍對枕臂,同是動賓結構;杜甫《江村》的「自去自來堂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自去對自來與相親對相近,同為偏正結構狀語加動詞;李嘉佑《同皇甫冉登重玄閣》的「孤雲獨鳥川光暮,萬井千山海色秋」,孤雲對獨鳥與萬井對千山,皆為偏正結構定語加名詞。

       王力先生在《漢語詩律學》中談到自對時说:「如果上聯句中自對,則下聯也必須句中自對,上聯和下聯之間不必求工。」又說,「甚至於上聯和下聯之間幾乎完全不像對仗,只要句中自對是一種工對,全聯也可以認為工對了。」

          當今的對聯家們,常常只圖本句自對而忽略上下句相對,可能因誤讀王力之故。王力先生說的是「不必求工」,不是「不必求對」;說的是「幾乎完全不像對仗」,不是「幾乎完全不是對仗」,「像與不像」是就「不是與是」說的:他們「幾乎完全不像兩兄弟」,實是兩兄弟;他們很像兩兄弟,實則並非兩兄弟。「幾乎完全不像對仗」,實乃對仗,只是「不必求工」,而求語法結構相同耳。王力先生舉的兩個例子正是如此:

       清氣若蘭 虛懷當竹           
       樂情在水 靜趣在山      

        流水長亭 春風靜宇
        幽蘭一室 修竹萬山

       蘭、水,竹、山盡管物類 ( 古人稱作詞類 ) 不同,但都是名詞 ( 語法學上的詞類 ),句中都作賓語;而另一聯,不管動詞流,還是名詞春,句中都作形容詞用,是水和風的定語,與幽蘭的幽和修竹的修一樣。語法結構相同,詞性必定相同;詞性相同,有時語法結構未必相同。

       南宋洪邁《容齋隨筆》談到「唐代詩文,或於一句中自成對偶,謂之當句對」,舉了詩文若干例子,其中文的對偶句,語法結構也是相同的,試擇其選自《滕王閣序》的兩例說一說:

     「騰蛟起鳳」對「紫電青霜」,騰、起是動詞,對顏色名稱紫、青,看似「不像」,然句中騰、起、紫、青皆為定語,看一看原文句子當更清楚:
  
       騰蛟起鳳 孟學士之詞宗
       紫電青霜 王將軍之武庫

      意即,
      孟學士之詞宗 (是) 騰蛟起鳳 ( 飛騰的蛟、起舞的鳳 )  
      王將軍之武庫 (藏) 紫電青霜 ( 寶劍 )

      而 「襟三江而帶五湖」對「控蠻荊而引甌越」,三江和五湖是偏正結構,蠻荊和甌越也是偏正結構。蠻荊:( 古稱南 ) 蠻的荊 ( 州 );甌越:( 古時國都在東 )甌的越 ( 地 ),「控蠻荊而引甌越」就是「控蠻 (的 ) 荊而引甌 ( 的 ) 越」。

       須知,不管是修辭講的對偶,還是詩詞講的對仗,都是指上下兩句的相對,誠如王力先生言,「古代的儀仗隊是兩兩相對的,這是對仗這個術語的來歷。」如果連語法結構相同都不講究,那可就「方便」多了,譬如像「清風明月」這樣自對的結構,就可以任何自對的形式對之:花鳥/蟲魚(花鳥與蟲魚自對)、多彩多姿、載舞載歌、無慮無憂、虎嘨龍吟、走馬觀花、浩浩湯湯……,如此,從形式看已不成對,整體已失去對聯的形態和特點。像清風明月這樣自對的結構,醉翁在其《會老堂致語》詩中是這樣相對的,「金馬玉堂三學士,清風明月兩閒人」,盡管金馬與清風、玉堂與明月物類不同,不工,然金馬、清風、玉堂、明月都是形容詞加名詞的偏正結構,乃寬對也。

        總之,對聯的自對,應該是本句自對然後兩句相對,相對可嚴可寬,寬以語法結構相同為限,語法結構不同則不成其為對仗聯矣。

                                                     原載 香港 <<大公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Copyright by china-liandu.com     联都 ( 粤ICP备20065835号 )  

GMT+8, 2021-1-25 09:48 , Processed in 0.04304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